孤独似我233

只因是你!

“我的心不只会因为她而跳动;但是只会因为她而疼痛,所以不一样。” ​​​

好可爱的原原啊!😊😊😊

一元家庭二三事番外(10)刚成为母亲的那些事

好温馨的一家啊!😊😊

柠檬pile:

各位久等啦——我终于码好了~本章有炸毛兔和温馨兔以及助攻陈社长出场~~٩(ˊ〇ˋ*)و~标题序号偶尔会写错……请见谅哈~下一章就回归正章啦~各位敬请期待吧~
求评论!求转发!求打赏!求打赏!拜托拜托拜托——(๑•́₃ •̀๑)那么祝各位阅读愉快(●'◡'●)ノ♥


徐一元已经满一岁了,她也从匍匐前行进化为了勇猛步兵,家里的各个角落和徐伊景精心栽培的花园都是这位勇敢的士兵突袭的目标。徐一世上尉奉李将军之名监督步兵小一元,以防该士兵火力过猛而损失惨重。
咿呀学语的小一元也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了,比如麻麻、嘛咪、而她会说的第一句话、最标准的一句话很出乎意料的——是姐姐,欧尼。
徐伊景也想不清是为什么?明明她跟小宝贝的关系最好了呀~为什么小兔兔就是喜欢鼓着萌萌的腮帮子一口一口“欧尼~欧尼~”,真是甜的心肝都开满了萌萌之花啊~
这不仅把小一世给萌的飘飘然的,时不时在妈妈面前嘚瑟的模样拽的徐伊景有小脾气了呢。而且还把徐伊景给酸死了~~你的尿布我来换~澡澡我来洗~爽身粉也是我扑的,玩具也是我买的……奶……也是我喝的(ಡωಡ)为什么第一句会说的话不是妈妈呢哼╭(╯^╰)╮!徐树懒宝宝有小脾气了~
卓小哥听世真说了这事,表示理解徐大会长的心情。想当初小忆宵出生时,也都是卓亲力亲为照顾她们母女俩。玛丽也是个没长大的小孩,算下来应该是有俩女儿:)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卓小哥感觉小忆宵真是完美的遗传到了自己所有的战斗分子,整个一防弹背心。这防弹背心也特别没心没肺,卓经常被宝贝闺女踹了一身爽身粉,只为了换来一句“爸爸”。结果小忆宵就是不叫,天天妈妈妈妈叫的都能甜出蜂蜜来了~搞得我们卓小哥,总有一种被初恋女友甩了的感觉。
为了不让自己太难过,卓小哥找了个理由:或许是爸爸的发音太难了吧……念头刚一落实,小忆宵居然对着电视里的男团和观众们一起大喊:“欧巴!欧巴!欧巴巴——”
卓瞪着花痴大喊欧巴手舞足蹈的亲闺女,顿时很怀疑人生:不会叫爸爸……却会叫欧巴……爸爸还不如欧巴吗qwq以爸爸的颜值也是可以去当欧巴的呀……【1】


吃醋归吃醋,徐伊景还是很宠爱小兔子和小崽子的。如果来一元妇妻家做客的客人细心点会发现,这家的女主人所开辟的后花园……多了一亩专门种植果蔬的地。
徐伊景发现,小崽子傻乎乎的去吃雪后的春天,大兔子李世真用自己睁开的钱买下了隔壁要搬家的夫妇一半的地盘,用来开拓徐伊景的花园。
但是啊,种布鲁斯玫瑰之类的奇花异草,大兔子不擅长啊~不过没关系,种观赏的花儿不行,种下肚的食物总行了吧~什么黄瓜啊青椒啊茄子啊草莓啊白菜啊都种上,忙的李世真不亦乐乎的沾了一身的土。
徐伊景也问过李世真种这些干嘛?李兔子学着妻子挑眉抱臂道:“这些好歹能吃呀,一世如果带着一元又来偷吃吃这些起码不会出事。”
喂喂李小姐,你也太低估你闺女的智商了吧……
徐伊景总感觉有点囧,毕竟梅兰竹菊的邻居是瓜果蔬菜画风很突变的。以往陈社长偶尔会来做客,每次她路过后花园都会赞叹道:“徐会长这真是未见佳人之美先闻兰花之香。”自从院子里的辣椒结果了,这拍马屁就变成了“未见佳人之美先闻宫保鸡丁。我可以留下来吃完饭不?”
囧的确是囧,不过和妻子孩子一起播种和享受食物变佳肴的过程还是相当美好的~而且每当老徐看着在菜园里忙活的大兔子,脑海里只剩下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可爱,想日。


这天,徐伊景难得走完业务天还是亮着的,她也不似一般的老总趁着时间尚早去花天酒地或者找朋友叙旧,反而是早早的回到家了。
毕竟徐大会长没什么朋友……¯\_(ツ)_/¯而妻子和孩子就是她的“花天酒地”。
回到家后,徐伊景看见妻女正在用刚收获了的新鲜果蔬来制作沙拉。两位小朋友学着妈咪像模像样的搅拌着大透明碗里的沙拉,肉嘟嘟的脸蛋和软乎乎的手掌都沾满了沙拉酱和千岛酱。
徐伊景面带浅笑的看了会小朋友们,眼神又情不自禁的瞟向了大兔子。李世真穿着昨天刚买的轻松熊围裙,之前的围裙已经被徐伊景给炸糊了o(╯□╰)o漂亮的长手握住刀柄,骨骼颀长的手指线条分明,最后以修剪的平整圆润的指甲收尾。
喉头忽的滚动了下,徐伊景的视线随着李世真的走动而游走。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李世真温热的手掌和寒冷的冷兵器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总感觉很十八禁?还有那个围裙……明明是很萌的卡通围裙……为什么世真穿的……这么色气?围裙把世真骄傲的柔软给包裹住了,莫名的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
嗯…………
老徐抱臂思索,像是在思考合约要怎么拟的样子。虽说情绪没有外露上脸,但眼里能够烧伤兔子的眼神又很好的宣告了她的司马昭之心。
下次……把这俩小崽子扔给玛丽或者去看看姨母……和世真玩一次X体围裙play吧……
“代表nim——”李世真一边分开在互相抹沙拉酱的两只崽子,一边告诉妻子生意上的事,“刚刚陈社长打电话过来,提醒您看一下股票。”
“嗯,知道了。”本会长要做什么才不用你管呢哼~╭(╯^╰)╮你个万年单身狗~
“世真,我也要吃沙拉。”
“嗯嗯,很快就好了~代表nim您先去看吧~”
上前舔掉妻子嘴边的沙拉酱,徐树懒才稍微满足了一点自己的饕餮之心。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麻麻~麻麻~”
只听锅碗瓢盆的舞动声参合着一道可爱的童声。徐伊景抬眸一瞧,可爱的小兔子小一元正捧着一碗沙拉像只小企鹅似的一摇一摆朝徐伊景走来。
原本盯着股票严肃到五官绷紧的徐伊景在视线触及小宝贝时,眉目霎时柔和。她把电脑放在一边,腰肢一弯,长手一捞,小一元被腾空抱起,稳稳地降落在徐伊景的大长腿上。
小一元冲着妈妈傻乎乎的笑了笑,小肉手蹭了蹭婴儿肥脸颊上的沙拉,再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沙拉。瞧着上面有自己喜欢吃的水果,不顾母亲期待的神情,张开血盆大口“啊呜”一声送入了自己口中。
“……”这下徐树懒有小情绪了,刚刚还看到你喂了小崽子怎么能不喂妈妈呢……会先叫的是“欧尼”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偏心呢……|•ˇ₃ˇ•。)
“一元……”徐伊景朝着沙拉努努嘴,又看向小一元。小兔子倒是终于开窍了,舀了一勺没有自己喜欢吃的水果喂给妈妈。徐伊景并不知道小一元的小心思,所以吃的心花怒放~只觉得这橙子~这黄瓜~怎么这么美味可口~此味只因一元有啊~
李兔子:喂喂,沙拉酱可是我调的耶~¯\_(ツ)_/¯
徐伊景坐在沙发上,小一元坐在她的大长腿上,沙拉你一口我一口的,好不和谐。老徐余光一撇,瞄到了还亮着的电脑,想起还有工作,把电脑放在茶几上,环着小一元,继续工作。
“呀呀!介个!介个!”小一元边吃沙拉边看妈妈电脑,乌溜溜的大眼睛在一堆复杂的数字英文和曲线上扫啊扫,忽然,她看了个喜欢的颜色,甩着勺子指着电脑告诉妈妈她喜欢。
“一元喜欢这个啊,”徐伊景摁下小捣蛋甩来甩去的勺子,抽了张纸巾擦擦闺女的小脸蛋和电脑,“那妈妈就听你一回。”
小一元继续吃着沙拉,看着键盘如同母亲的手指的舞台一般,优雅的进行着一曲舞蹈。不多时,电脑屏幕跳出了密密麻麻的字母,徐伊景差点职业性的问道“你觉得会涨还是跌?”转念一想才意识到怀里的这只兔子才一岁呢……
徐伊景拿起茶几上的拨浪鼓,其中有一边的珠子被小一世换成了一枚一日元硬币。她甩了甩拨浪鼓,有些诱哄的问道:“一元啊……你是喜欢这枚硬币的正面还是反面呢?”
正面代表涨,反面代表跌。徐伊景这是把赚钱的关键决定交给了自己只有一岁的闺女。
小一元哪里懂这些啊~她只知道,姐姐小一世经常会指着一元硬币上那个①跟她说,“这是一元哦,是你哦~”所以当下,小一元遵循经验,指着一元硬币的正面咧嘴一笑,“一——元——哦——”
“好,了解了。”
十分钟之后,与小一世还在厨房里捣鼓的李世真听见客厅里传来妻子的声音,听上去心情特别的好,“世真呐,咱闺女挣十万美金哦~是不是很厉害~”
李兔子一头雾水的,“哈?吃个沙拉的功夫你们干嘛啦?”【2】


“妈咪~妈咪~”小一世捧着刚搅拌好的沙拉,满脸求表扬的样子仰头看着母亲,“一世做好啦~妈咪试下好不好次~”
“好好~”
李世真蹲下身子,小一世舀起一勺青翠碧绿的黄瓜,上面抹着雪白的沙拉酱。
“来——妈咪啊——”
“啊——呜!”
李世真很夸张很用力的咀嚼,小一世紧张的上唇下唇嘬在一起,两只小爪子握成拳头悬在胸前。
“嗯——很好吃哦——”
“嗯——好吃~”
小一世严肃的小脸随着李世真灿烂的微笑笑颜逐开。她也大口的吃了一口沙拉,清脆的果肉在嘴里嚼的咔嚓咔嚓响。李世真瞅着闺女可爱的像只仓鼠,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说了一声“抱抱~”把闺女搂在怀里。
怀里的小崽子条件反射地伸手勾住妈咪的脖颈,胡乱动的小肉手猛地摸到了一片凹凸不平肌肤。小一世现有的经验告诉她,这是一道伤疤,而且应该是有段历史的疤。
李世真瞅着怀里的大宝贝纯真的笑容猛地僵住了,后脑勺传来幼儿柔软的摩挲。李世真心尖一柔,刚想摸摸小一世告诉她这没什么时,徐一世这只崽子不安分的把妈咪当成轴心,抱紧妈咪的脖颈,身手利索的转了个圈,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妈咪的背后。
“你这孩子……”
“妈咪……疼吗……”
徐一世本就跟徐伊景有七分像,此时她与母亲相似的眉眼难过的皱在一起,眼里也泛起了水波痕。忽的就让世真想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徐伊景都是用这种疼惜且愧疚的眼神盯着自己身上这道疤。
有的时候……世真会感觉……她好像不止是在看一道疤那么简单……而是再看一段历史……一道无法原谅的伤痛……
感性的情绪不可抑制的涌了上来,世真揉揉眼睛,说了声没事,摸了摸身后像只小猴子趴在她背上的小一世。
小一世虽然不懂什么叫做心痛,但是她有让妈咪没那么难过的方法。以前她从滑滑梯上摔下来摔的特别疼,膝盖都蹭破皮了。但是每当妈咪亲一下她,膝盖上的疼痛……好像就不算什么了……
思此及,小一世底下脑袋,小朋友软嘟嘟的小嘴唇在李世真的伤疤上吧唧了一口。刹那间,小孩子特有的软度和温度穿过李世真参差不齐的乳白疤痕、层层叠叠的肌肤组织,来到了心房,敲门而入,缠绕心头。
“啊……谢谢我的大宝贝~”李世真感动的把背后的小崽子搂在怀里蹭着她Q软的脸蛋,也吧唧了一口,“你就是妈咪的小天使……”
“嘛咪~嘛咪~”说话还不利索的软儒声,是自己的小兔子。世真抬头一瞧,徐伊景正抱着小一元款款走来,小一元张开双臂,挥来挥去,偏樱色的嘴唇也嘟起来,“啾咪~啾咪~”
徐伊景眉目柔和,垂眸浅笑,敛去瞳中若隐若现的水光。她虎口抱着小一元全是肉的腰,摁下去时软肉还从缝隙里挤出了一些。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奇怪,但手感真的特别好。
老徐绕道李兔子身后,举起软萌的小一元到世真的脖子后,虽然李世真看不到,但她知道,现在代表nim清亮的凤眼肯定如初融的雪一般温柔。
“小兔子,也来亲一下妈咪吧。”
“啾咪~呣嘛——”
“啊~我的小宝贝~~”李世真长手一捞,也把小一元搂在臂弯里蹭蹭,“你也是天使~~我的两个小天使~~(ฅ>ω<*ฅ)”
“啾咪~啾咪~”小一元拉着姐姐的衣袖,继续嘟着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月下清泉,瞅着楚楚可怜的。
“一元……还想亲亲嘛……”
“啾咪……(๑•́₃ •̀๑)”
“好吧……(⁄ ⁄•⁄⁄﹏⁄⁄• ⁄)⁄”
小一世身子前倾,也嘟起小嘴,轻轻地蹭了一下妹妹软的不可思议的嘴唇。啊……有沙拉酱的味道……还有草莓……妹妹的吻……酸酸甜甜的呢……
徐伊景看着可爱的妻女,视线不知不觉移向那到代表着伤痛的疤,脑海像是灌了水的气球被戳了个洞,世真遇袭的记忆猛地迸溅而出。
世真是在怎么护住自己的……世真是怎么倒在自己怀里的……世真的血是如何浓稠的滑落浸染大地的……
心尖陡然窜出一股渗人的骇意,搭在吧台上的手猛然抖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装着沙拉的碗,手背蹭到了一点沙拉酱。
“代表nim?”
世真还没回头,腰肢就被身后的大树懒给缠住了。徐树懒还把脑袋枕在李兔子的肩上,撒娇的蹭蹭。
李世真刚想说“都已经过去了没事了”之类的话,那道疤又传来温热的触感,漾起了心头的悸动。
“伊景……”世真抬颌,与妻子水光潋滟的凤眼对视。抓着她的手腕,舔去徐伊景手背上的沙拉酱,再吻上那线条优美的唇,“谢谢你……伊景……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徐伊景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妻子,嘴里荡着清甜的沙拉和名为世真的奶香味。她抬手,扣住李世真的后脑勺,低头,深吻。
“……代表nim……徐伊景……伊景……你就是我的神明……唔……”
小一世:“哇噫羞羞羞——(。>ˇ⁄⁄⁄_⁄⁄⁄ˇ<。 )”
小一元:“啾咪~啾咪——(๑•́₃ •̀๑)”
小一世:“不啾啦——~(*✘﹏✘*)~”


然而前一天还是神明的老徐今天就被贬为庶民了。具体原因也是老徐自己作死,众所周知,在徐一元还在白兔妈咪的肚子里时,徐伊景就已经对子凭母贵的小兔兔一元很是偏爱了。而小一元出生后,本就偏的心算是彻底偏出地球引力了。
偏心总是不好的,总会忽视某个人,比如,徐一世;偏心也是会付出代价的,比如,惹毛了温顺的白兔。
今天轮到世真去走业务了,留下徐伊景一人来照顾两只崽子。徐伊景为小一元买了一个全息的游戏,绚丽的高科技加上好玩的游戏,母女俩玩的不亦乐乎,如果不是金作家打电话过来提醒徐大会长,老徐都忘记幼儿园里还放着个小崽子。
去接小崽子时,主班张老师说今天一世状态不太好,看了校医,校医检查了下倒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嘱咐老师跟家长说多留意一下小朋友的状态,如果精神很不好就赶紧去医院。
徐伊景抱着恹恹的小一世回家了,给她量了一下体温,也是正常的温度。老徐猜测会不会是昨天吃太多沙拉了?便给她喂了助消化的药,哄小崽子入睡,继续陪小兔子玩游戏了。
等到小一世感到非常非常不舒服时天已经被泼了浓厚的墨汁了。小一世头晕晕的,想呼唤妈妈,喉咙却沙哑的像是灌了铅。抱着到脖子那高度的轻松熊玩偶,燃尽浑身的劲,艰难的走到房间门口,咳嗽了几下,扒开了一条门缝,无神的大眼睛正好看见最敬重的母亲正抱着妹妹举高高,不轻易赞许他人的妈妈此时却不停的跟妹妹说“一元好棒哦~”还亲了亲她肉肉的小脸蛋。
小一世的心里忽然泛起了一阵酸痛,眼睛也涩涩的,妹妹看上去……也没那么可爱了。
小一世又咳了几下,母亲还是与妹妹玩的甚欢,视线就没离开过小一元,嘴角也一直保持着柔和的弧度。
小一世抱紧轻松熊,捂着心脏的位置,漂亮的眼睛雾气腾升,好看的眉宇也堆积了委屈的痕迹,有一个一直以来不确定的念头突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妈妈是不是有了妹妹……就不喜欢我了……
等到李世真回家了,小一世的额头已经烫的像在大夏天里暴晒的鹅卵石般的滚烫,而李世真的脸也黑成了鹅卵石。
“……她烧的这么严重……你怎么可以毫无查觉呢?!”
“……”老徐抱着刚洗完澡香喷喷的正吮着手指的小一元,万年岿然不动的扑克脸难得可以看出了心虚的情绪,暗色的瞳孔不自然的左右游移。
小一元盯着一向和蔼温柔的微笑的妈咪,摇身一变成为了好像小马宝莉里邪恶的虫茧女王。瞧那好似可以迸发出火花的眼睛,就像虫茧女王入侵了坎特洛特,站在城堡的顶端邪恶的大笑,绿幽幽的瞳孔仿佛能把她生吃了。吓得小一元刺溜一下钻进妈妈的怀里继续吸手指。
徐伊景虽然很怕被老婆骂,但到底还是理智过人。她花了两秒的时间权衡了一下,首当其要的是先哄老婆还是先带小一世去看病。然后她选择了后者,一来是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负责;二来是母爱与内疚如星星之火熊熊燃烧,老徐一直自诩自己是没啥良心的,估计自己的良心只有芝麻大小。但此时芝麻那般大的良心却是痛到不行啊~
把小一元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徐伊景发了短信通知韩医生给小一世安排医生。拿起外套正想跟世真说带一世去医院吧,李世真从小一世的房间里走出来,冷漠的与妻子擦肩而过,余光都没有瞧她一眼。打了个电话给孙玛丽叫她开车过来接她去医院,原因别多问。再走向厨房,一声不吭的淘米、洗米,放入电子锅里。又拿了些蔬菜和昨天买的虾,剁的碎碎的,没什么耐心的一股脑扔进锅里一锅乱炖。
调好时间,走回客厅,拿起刚刚徐伊景拿出来的外套,披上,去小一世的房间里,拿了条毯子把她包的严严实实的,小心翼翼地抱起大宝贝,小一世枕在母亲的肩头,手条件反射地勾住妈咪的脖颈,滚烫的温度。不舒服的支吾了几声,听的李世真心都要碎了。
整个过程都特别安静,偌大的空间浸在诡异的幽谧。连一向好动的小一元手手也不吃了,学姐姐乖乖地把手放在膝盖上,漂亮的大眼睛不停地在妈妈和妈咪身上游移。只有电子锅时不时发出“滴滴”在工作的声音。
李世真有个小习惯,紧张的时候喉头会不自觉的滚动。而徐伊景,此时也重复着小妻子的小习惯。
“……世真,”眼神是慌乱的,声调却还是理智冷淡,“韩医生说已经给一世安排好医生了……”
“我们一起去吧。”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李世真打断了——“一元还没有吃饭……你就在家里陪着你的小宝贝吧!”
这句话很赌气,甚至迁怒了无辜的小一元。但怒火冲天的炸毛兔实在是太心疼大宝贝了,也不打算道歉了。一道车灯光恰巧从窗外射进来,是玛丽开车来了,李世真看都不看一眼心爱的老婆,抱着小一世就走了。
“李世真——!”这下徐伊景的大小姐脾气华丽丽的腾升了~她也想弥补,怎么你就不给个机会呢——
一句“你先别任性!”还没脱口,小一世虚弱的咳嗽声阻断了她的话。于此同时,李世真终于愿意抬眸与妻子对视,也是这时,徐伊景才发现,李世真悲愤的咬着下唇,眼眶一片猩红,滚烫的泪水也夺了眶,顺着脸颊往下滑。
“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徐伊景说过她讨厌哭泣,这是弱者的无能。但李世真还是不争气的泣下沾襟,声线也颤栗不停,“张老师也发短信跟我说了……你怎么会忽视到这个地步?一世她可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讨厌质疑和哭泣的徐伊景想起了一句话,女人的眼泪是可以融化万物的坚冰……原来是真的啊……
尤其是哭泣着质疑的女人,更像是霍格沃茨里的魔法师教授一般,有着强大的魔力,无需魔法棒,语言就有魔力。李世真简单的几句话,居然浇灭了徐伊景的大小姐脾气,还灌溉了愧疚之苗让它徐徐生长。最后还施展了一个附加咒:定身术,双脚像生了根似的抓住地面,她只能无力的看着妻子抱着闺女离去的身影。
“곰세마리가,한집에있서~아빠곰.엄마곰.애기곰~아빠곰은 뚱뚱해~엄마곰은 날신해……”
“麻麻……”
小一元记得妈咪说过,当电饭锅在唱《三只小熊》时就是粥或汤或饭已经煮好了。但是她看着母亲仍然愣在原地,不知怎么的明明妈妈就站在那里小一元却总觉得有点怕怕的。
后来小一元长大了,明白为什么她会怕怕的了。因为站在那里的妈妈,整个人都杀气腾腾的,丧尸瞧了都得避着走啊。
“邹邹好了……”
“嗯。”
徐伊景为闺女盛粥时才注意到……李世真那只炸毛兔……居然只煮了小一元一人份的……老徐重重地“唉——!”了一声,深切体会到惹怒老婆的下场。
“麻麻……沃唧几次……(我自己吃)”一直以来小一元都是徐伊景喂的,李世真时不时有点酸溜溜的提醒她,一元也得学着自己吃饭啦。奈何老徐宠兔心切,只要小一元抱着她的腿仰起肥嘟嘟的小脸看着她,向来都是顶端王者的徐伊景……就臣服了。
今天小一元居然破天荒的要求自己吃。徐伊景撑着下巴盯着鼓着肉嘟嘟的脸颊模仿姐姐大口吹散萦绕在粥上方的热气,像模像样的一勺接一勺的喂自己。
徐伊景眼角微眯,认真的看着小一元:其实有很多事小一元现在也是可以自己做的……只是……为了弥补自己从未有的母爱和与世真相遇太晚的遗憾,而宠爱过了头……还因此伤了亲爱的大宝贝和大兔子的心……
老徐惆怅的三指扶额,心道徐伊景你真是个大混蛋啊……
“麻麻,”小一元举着汤匙,小短腿站在椅子上,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次次……(吃吃)”
徐伊景眉睫柔顺的摸摸小一元的脑袋,“你吃吧,这是妈咪为你准备的。”
“麻麻……”小一元嘴里含着粥,有些胆怯的问道,“嘛咪是不是在生我气……”
“你怎么会这么想?”徐伊景赶忙抱起令人心疼的小兔子,“是妈妈不好……姐姐生病了都没发现……是妈妈不对……”
小一元肉乎乎的小手拍着妈妈的后背,人小鬼大的说道:“那你一会要好好道歉哦……”
“嗯,妈妈会的,谢谢宝贝。”


吃完饭歇了一会,读了读睡前故事,徐伊景就哄小一元入睡了。轻轻地关上卧室门,老徐来到了客厅,抱臂望着落地窗,伊人并没有在水一方。
思来想去,老徐还是放心不下孙玛丽那个马大哈,打了通电话言简意赅的跟金作家说明了一下情况,请她过去照看世真和小一世。
文室长表示委屈巴巴,你的家事拉上我老婆干嘛。
挂了电话没多久,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徐伊景通过电子显示器看见了陈社长那张笑得贱兮兮的脸,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干嘛?这是我家。”
言下之意,有什么等到上班了再说。
陈社长装傻的水平可是一流的,她直接搬出了“进城令”,“你老婆叫我来的。”
徐伊景挑挑眉,还是把门打开了,“世真叫你来干嘛?”
陈社长笑得灿烂,拎起购物袋,“来给你做饭呀~”顺便又拍了一把领导的马屁,“你们俩还真是恩爱啊~吵架了还不忘叫个人给你做饭。”
老徐默默的想,我还是想要世真。不过没有说出口。她侧过身子,让出个位置,让陈社长进来。
“……世真,跟你说了?”她俩关系有这么亲近吗?老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没~不过听李代表的语气就知道你们吵架了~”
“你要做什么?”
想起以前去中国的时候,偶尔会去陈社长那里蹭饭。这只万年单身狗,厨艺还是挺好的,如果不是偏心,徐伊景会承认她的厨艺甚至在李世真之上。如果她不玩金融投资,去当个厨师助手也是可以的。据陈社长说所说,她能烧的一手好菜都是青梅竹马的小姐姐教的。想想还有点小期待呢~
然后陈社长从购物袋里倒出来的东西又给徐伊景浇了一次冷水——
“登登登登~~~我带了——泡面~”
“……눈_눈你出去。”
“诶别介啊~这可是网红泡面~一般人我还不给吃的呢~”
徐伊景忍不住的发动了嘲讽技能,连名带姓的叫她,“陈佳酿,你是单身久了傻了吧。”我这种有老婆的人可是感受不到泡面的美味的╭(╯^╰)╮
陈社长还是在大力推荐,“直接泡肯定不好吃,但是我有特别的煮泡面技巧——”
语必,陈社长熟门熟路的从厨房拿了两个刚好装得下面饼的碗和两个鸡蛋,煮开水,开始煮泡面。
陈社长会时不时留下来蹭饭,所以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
壶口喷射出滚烫的热雾,陈社长拿下水壶,倒入碗里,霎时,氤氲的雾气在碗上盘绕,碗里的面饼也渐渐散开。
陈社长哼着小曲,端着碗,放入微波炉里,“叮”个一分钟,再拿出来。放入调料,拿着筷子,夸张的搅拌搅拌~
瞧着陈社长搅拌的像个抽风了的发动机似的,徐伊景想起昨天她的妻女也是在这里搅拌着沙拉酱的……不知道一世现在怎么样了……有打针吗……是不是还是很难受……世真……还是很生我气吧……
陈社长又把泡面放到微波炉里叮了两分钟,拿出,双手利落的敲碎鸡蛋,手腕一甩,蛋壳落入垃圾桶,蛋清和蛋黄咚的一声浮在水面。
徐大会长心想,就会玩这些华而不实的,还是我的世真好╭(╯^╰)╮
接下来还是来来回回的叮来拌去,在老徐开始思考“怎么吃个泡面这么麻烦”时,陈社长终于端出了泡面,元气满满的说道:“好——啦——出——锅——”
徐伊景看她端着两碗泡面,挑眉挑衅,“我一个人吃不了两碗。”
陈社长不开心的噘嘴,“切,这么不近人情,难怪李代表被你气走了。”
“…………是啊。”
“啊好啦~来吃吧~”


老徐不得不承认,放在微波炉里叮来叮去的泡面还真的很好吃。面条的口感绝佳,Q弹爽滑,夹起在灯光下看还有点小透明,陈社长刺溜刺溜的吸了一大口,看着徐伊景被郁闷压下的食欲也稍微苏醒了;鸡蛋看起来很好吃,蛋黄和蛋白相拥一块,呈流黄状态。陈社长一口咬下去,蛋黄汁流了下来,滴在面条上,陈社长趁机搅拌,又刺溜了一大口,裹着蛋黄的面条,真是无比美味。
徐伊景端起碗,小呡一口汤汁。虽然不及世真用砂锅细火慢熬的好汤,但是这种用调料包冲的汤居然处于难得的包浆形态,调料的香味在口齿留香,也是不可多得的恰到好处。
只是……
徐伊景指着碗,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什么我没蛋?”
陈社长不怕死的冲顶头上司吐舌头略略略,“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老婆那样宠着你的~”
“……눈_눈”
“哎呀——”陈社长往椅子后靠,夹起鸡蛋又咬了一口,嫩滑又流黄,“其实……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会注孤生的。”
“……ㅍ_ㅍ”
“你所受到的教育和经历……都让你内心筑起了很厚的墙,我一直以为不会有人能走进你的心。就算有,你也会顾及有弱点会很麻烦,而毁了ta。”
陈社长捧起碗喝了一大口汤,清咸的汤汁沾了点在嘴边,陈社长伸出舌头舔去汤汁,莫名的有些痞帅,“没想到你居然把她留在了身边,还与她结婚了。”
徐伊景眉头微颦,搞不懂这个比世真还小一点的战友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当我知道你的恋人,也是女生时,我有种中学上语文课学契诃夫的课文的感觉。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毕竟你是攻破天际的冰山霸王攻啊,跟个可爱的女生在一起还真的是相当的搭呢~在我看到李代表时我才知道,认识你这么多年,原来你是巨乳控啊……”
“出去。눈_눈”
陈社长胆子不小,不仅把上司的话当耳边风,还把筷子升入徐大会长的碗里搅啊搅,“开个玩笑嘛~不过这还不是我最为震惊的。我最惊讶的、意料之外的反而是……你决定要生孩子。其实就算你的恋人是男人,我也觉得你不会要孩子。”
“因为你的原生家庭……不太…………妙,这是你罕见的害怕和犹豫。没想到后来你居然跟塞进西生了两个娃,我当时还有点小怕怕,以为……金融界又会……诞生一个怪物。”
说到这里,徐伊景的脸色有些黑了,五官也严肃的紧绷。陈社长不疾不徐的接着说道:“但是你做的很好。徐一世和徐一元生活的也很幸福,你没有完全被原生家庭绊住手脚。你是个很好的妈妈。”
“……”徐伊景抱臂的手紧紧地掐着胳膊,“一世发烧了我居然没注意到……惹世真生气了……”
“哈哈哈!你也有这种表情啊~徐伊景啊徐伊景,世元她们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社会人,你也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好妈妈呀~你才刚开始学习,肯定会犯错的嘛~你已经很好啦~我妈以前嫌我太皮,还把我扔到杂技团当学徒呢……QWQ”
一颗白里透黄的鸡蛋从汤底里浮起来,陈社长觉得说了那么多,需要来个雅俗共赏的结尾,“其实生活就像是这个泡面,你可以很随便的直接泡直接吃,就这样简简单单马马虎虎的度过;当然也可以像我这样,与爱人精致细腻的生活着。”
“——这点你应该比我这个单身狗明白吧~”
徐伊景看了下陈社长,视线游移到安静的浮在汤上的鸡蛋,眼里反射着星辰般的灯光。她垂眸思考了会,站起来,神色缓和了一些,嘴角礼貌性的翘着,优雅入骨,“谢谢。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这些。”
陈社长耸耸肩,也站了起来。刚想说那我就走啦,被徐伊景一语堵死,“你先别走,我要去接世真和一世。”
如果世真知道老徐放小一元一个人在家……估计又会打冷战了。
“然后……顺便帮我炒几道菜,世真忙活了半天自己还没吃饭。冰箱里的菜园子里的随你用。”
“诶诶?”
“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回来。你炒完菜后去房间看下一元,如果她突然哭了大概就是没吃饱,你给她冲下奶。奶粉那边有手帐,你照着做就好。”
“喂!我这只单身狗怎么会做这种事?!”安慰完你就来使唤我!到底还是大奸商啊!
“你肯定会,”徐伊景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当初带你去华尔街让你两天就背下一百八十份名单……你不是也做到了?”
“这也没什么关系吧!我去你的——”
“给你加工资。”
“我——这就去!”


徐伊景去医院接世真,玛丽小天使也很识时务的开着车一溜烟的跑了。李世真虽然还是气在上头,但也老老实实的坐上了捷豹。
回到家里,陈社长刚从房间里出来。她正拿手帕擦手,寒暄了几句也撤了。李世真抱小一世回房间时路过客厅,看到餐桌上摆着还算丰盛的菜肴,心道看样子伊景吃的还是可以的……白担心了……
徐伊景到了杯温水也来到小一世的房间里,递给她喝药。徐一世双掌贴着玻璃杯,咕嘟嘟的喝下药水。
“一世。”瞅着闺女喝完药了,徐伊景半蹲在小一世面前,很郑重严肃的许下了承诺,“对不起,今天是妈妈不对。以后妈妈……绝对不会再忽视你。”
徐伊景在小一世心中,一直都是不拘言笑、很可靠。几乎所有的大人,包括无所不知的张老师,对于妈妈都是很怕的。而就算这样一个人人都敬畏的女人……正以平等的姿态,向自己道歉。
“呜……”委屈的情绪一拥而上,小一世的泪腺也打开了阀门,抽抽搭搭的,“妈妈……我还以为……妈妈不喜欢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徐伊景慌忙地抱紧小一世,想要平复她不安的心,“不是的……是妈妈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妈妈是很喜欢一元,但也很喜欢一世。妈妈会永远都喜欢一世的。”
“嗯、嗯!”
李世真看着闺女枕在妻子的肩膀上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痛哭,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掉。小一世还时不时的把鼻涕蹭到徐伊景价值百万美金的衬衫上,小手手也把白衬衫抓了烂咸菜,徐伊景也置若罔闻,她专心的拍着小一世的背,安抚着受伤的天使。
“唉……”李世真认输似的撩了撩刘海,“我还真是……讨厌不起你来呢。”


小一世吃了药,很快就入睡了。妇妻二人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来到了客厅。老徐瞄了一眼世真,凭她多年察颜观色的经验可以看出,世真已经不是很生气了。但也还是不敢像往常那样直接抱上去,只得小心翼翼地抓住李世真的衣角。
李炸毛兔冷漠的撇了一眼老徐的手,淡淡道:“现在在干嘛?”
“……干嘛都行,想和世真在一起。”
李世真瞟了难得谨慎的一脸受样的徐伊景,心里其实已经在窃笑了,但脸上还是冷漠加不屑,“你刚刚说很喜欢一世和一元……那我呢?”
老徐嗅到了机会的味道,风险主义者的本能促使她上前一步从身后抱住世真。她把脸埋在世真的锁骨窝里,软软闷闷的说道:“最喜欢世真了……”


【1】这一段的梗是源自赵石欧巴的《心灵的声音》
【2】这一段灵感来自朝小诚的《唐家小猫》


关于陈社长泡的泡面的方法是我在微博上看的……一直很想试一下奈何没机会就在文里过把瘾了~出处链接我会放在评论里。


顺便说一下有的小伙伴想和我加个微信好友,我在这里统一回复下:我的微信一般只加生活里认识的人。不过加个qq号还是冇问题的~企鹅二八六340七三75(常年混手办买卖吧和拍卖吧的习惯)想加的朋友加的时候记得备注一下一元CP哈~我不加不认识的人的。欢迎各位小伙伴来调戏或者发个红包鼓励下都行~(●'◡'●)ノ♥


p.s:企鹅不是经常看偶尔会收不到消息,所以回复可能不会特别及时,请见谅吼~(*╹▽╹*)

很好听的,大家听听看哦!

分享#原创~~~#的电台节目《《狂奔》》http://music.163.com/program/908116587/265763627?userid=431521612 (@网易云音乐)

好好听噢!喜欢喜欢超喜欢的☺️☺️

Forever 不落的太阳。一时:

分享给大家,听听看,词和曲都很赞。

短腿柯基:

👏👏👏vaikiki大大的《不夜城》一元原创歌曲《狂奔》终于制作完成。有幸能帮作者大大上传到lofter这个平台,希望大家可以喜欢!下面是转述作者大大想说的话😝

作者有话说:当时朋友转来大大@铁锅煎鱼大魔王写的歌词,看完觉得很有感触,脑子里不断闪回着伊景和世真的片段😍灵感迸发,只用了10分钟就边哼边把曲谱写了下来💪。接下来就开始了漫长的编曲工作,不断的尝试各种乐器,最后终于选用了钢琴,吉他,贝斯,弦乐,鼓点这几种,每次躲进琴房一呆就是整整半天,因为是第一次作曲编曲,中途几次觉得走进死胡同🙃,觉得哪里不对但就是找不出原因😭,但是抱着愿意把“第一次”献给让我永远出不了坑的不夜城的想法,再加上朋友无条件的鼓励和支持💕,还是坚持一次又一次的在歌词的韵脚和曲谱的跌宕起伏中寻找完美的平衡点,期间有欣喜,有焦虑,有激情也有甜蜜…终于…虽然现在也并不完美🙈,但是还是决定送给大家,送给每一个曾经迷恋过不夜城,迷恋过一元的朋友们。


😘😘奉上网易云的收听链接:分享#原创~~~#的电台节目

《狂奔》http://music.163.com/program/908116587/265763627?userid=415179764 (@网易云音乐)
附上曲谱

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一打开这旋律心情就舒畅多了。💓💓💓